首頁 > 品牌建設 > 品牌管理

酷派的本命年過得并不順利

  • 來源:中國名牌
  • 2017-12-27

從年銷量超過200億元的自主企業縮水為持續虧損、寄人籬下的公司,酷派在短短三年內,在“互聯網生態模式”上的大躍進中,經歷了“一年生,一年死”的大起大落。

今年24歲的酷派,在本命年過得并不順利。

華強北難覓酷派蹤影

就在不久前的8月,酷派在深圳召開COOL M7新品渠道發布會,新機售價為2699元,在酷派捉襟見肘的財務狀況下,新品無疑肩負著振興酷派的重任。酷派集團中國區副總裁張科在會上表示,從品牌方面看,酷派品牌的影響力還是存在的。通過24年專注做手機產品,酷派業務上的研發實力和資源目前仍舊處于比較強的地位。并且,酷派和運營商還有著長期合作的基礎。酷派集團常務副總裁兼國際總裁杜金彪也透露:“8月份推出的M7手機,現在也是每天賣斷貨。”

但是酷派官方的說法,和大家目所能及的現實形成了強烈的反差。近日,在國內數一數二的手機銷售市場——深圳華強北,人們可以看到,雖然酷派專賣店的外觀還有酷派的LOGO,但是店內已經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服裝,門口的玻璃上除了貼著服裝企業“廠家停產大清貨”的醒目海報外,還有一則“業主招租”的廣告。

一位店員透露,現在去店里購買手機的顧客開口都是華為、蘋果、OPPO和vivo,幾乎沒人還記得酷派手機,所以店里也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進酷派手機了。另外一名店員坦言。

華強北的很多商家也都表示,酷派的門店已經倒閉。惟一留存下來的一家酷派專賣店,也顯得格外冷清。對于酷派被撤柜的原因,有店員解釋稱,主要是因酷派的產品線跟不上;其次,此前酷派因有運營商的補貼,價格會比較實惠,買的人也多,但是現在酷派和運營商合作得比較少,所以就沒什么人要了。

如此荒涼的景象,凸顯了酷派的窘境。

運營商不給力,于是360來了

酷派于1993年成立并進入尋呼領域,2002年,酷派開始轉型進入手機領域。2012年酷派銷售額一度突破百億元,2014年更是達到249億港元,達到巔峰。

2014年下半年4G智能手機市場競爭激化,酷派集團毛利率開始下滑。對此,融合網創始人兼總編輯吳純勇指出,運營商削減補貼可以說是酷派走下坡路的很大因素,與此前的聯想手機一樣,酷派對于運營商渠道的依賴性太大。隨后的幾年,運營商渠道競爭力走弱的深遠影響余波猶在。

酷派一直與運營商進行著合作,與運營商合作不僅能夠保障出貨量,同時還能拿到一定的終端補貼,這種方式也保證了酷派的市場份額。但自2014年起,電信運營商按照國資委要求相繼調低終端補貼,酷派過分依賴運營商補貼的弊端顯現,市場份額被逐步蠶食。

據悉,2014年7月,國資委要求運營商在未來三年內連續每年降低20%的營銷費用。2015年,酷派手機市場份額開始一路下滑,排名跌出前十,酷派2015年和2016年的營收規模也分別迅速跌至146億港元、79億港元。

恰好在同一時間,小米、OPPO、vivo等手機品牌開始崛起,尤其是小米這樣具備互聯網基因的公司,在順應時代潮流的情況下,快速擴大了市場占有率。

中國電信新聞中心的相關人員也透露,目前電信已經不存在定制機了,相應的也不存在補貼。電信和手機廠商之間的合作形式僅為:聯合打造一個品牌,例如:華為的麥芒、中興的小鮮等。此外,各個省份的電信營業廳將根據消費者的需求選擇商品,不排除部分電信營業廳繼續銷售酷派手機,但是現在電信營業廳和酷派的合作比較少了。

于是,迫于生存壓力,酷派開始尋找靠山,也試圖進行互聯網化的轉型。為了謀變,2014年底,奇虎360出資4.09億美元與酷派牽手成立合資公司奇酷,奇虎360持有奇酷公司45%的股權。酷派出技術、出人力,360出資金。根據當時的協議,奇酷負責互聯網手機,酷派則專注于運營商與零售渠道。這一次合作,酷派不僅損兵折將,還喪失大神品牌,并給酷派帶來巨額損失。酷派財報顯示,2016年中期酷派稅前虧損20.71億港元,主要是出售合資公司奇酷所致,實際經營虧損為1.68億港元。

與360的合作以失敗收尾,引入樂視當大股東,更是將酷派帶向萬劫不復之地。

樂視來了以后如何

2015年6月,同樣是做互聯網手機的樂視以21.8億元入股酷派,一躍成為第二大股東,這一獨特的“三角戀”也直接引發了奇虎360的抗議。從此,酷派的產品銷售完全進入了樂視所創造的生態化反模式。

2016年6月17日,樂視再次用10.49億港元從酷派創始人郭德英手里買下11%的股權,樂視持股比例增加至28.9%,酷派大股東易主。“樂視成為大股東后,酷派的員工當時都以朝圣的心態,去樂視參觀學習。”酷派員工說。

為讓酷派煥發新春,實現這一宏偉目標,時任酷派集團CEO劉江峰開始大刀闊斧改革,從競爭對手處挖來眾多高管,對酷派管理層進行大換血。其中,老東家華為是劉江峰挖人的主要來源。

但是,樂視沒有給劉江峰更多的時間改革酷派,今年上半年樂視爆發危機后,酷派受到波及。

8月15日,酷派發布的公告稱,截至7月底,酷派營業收入下滑27.16億港元,同比減少52%。并且流動資產低于流動負債,償債壓力加大。

這意味著酷派經營狀況不僅沒有好轉,反而在惡化。此前,酷派發布公告稱,2016年營收為79.94億港元,同比減少45.5%,但流動資產要大于流動負債。而2014年高峰期時,酷派的營收高達249億港元,短短3年酷派已今非昔比。

樂視出現問題后,銀行中斷了酷派的貸款,這對酷派極為致命。劉江峰曾表示,酷派是酷派,樂視是樂視,試圖降低樂視的影響,但效果并不顯著。酷派投資者關系部工作人員透露,截至目前由于樂視的原因,銀行顧慮重重,常規信貸依然沒有恢復。endprint

人都走了

樂視危機爆發以來,酷派受連帶影響一直徘徊于生死之間,重壓之下,公司高管頻頻變更。

而在早前,已有一些酷派的靈魂人物離開,如今年3月,曾在公司擔任總裁和執行董事、負責軟件研發及測試工作的李斌宣布離職。

部分業務部門甚至陷入無人辦公的窘境。據網易科技報道,酷派已經由之前的近3000名員工,減少了幾乎一半。銷售是一個公司營收來源的核心,而酷派的銷售部門卻出現“真空”的現狀。一位負責銷售的酷派高層透露:“酷派基本沒有銷售團隊了,300人里只剩50人,一線只有一兩個人。”另一位酷派離職員工表示,酷派很多部門員工所剩無幾,以品牌部為例,已經從高峰期時的40多人,縮減到只剩幾個人。

這些人中有的是看不到發展前景主動離開的,有的是被裁員計劃甩出去的。知情人士透露,目前酷派所剩的員工,只有兩種人:一種是在酷派工作時間長,想要耗著得到一個好賠償;另一種是經驗不足的年輕人,還沒有找好下一家。

裁員的效果是顯著的。酷派財報顯示,2016年上半年,酷派薪酬支出同比下滑26.18%,為3.13億港元,主要原因是員工數從2015年同期的5634名減少至4497名,同比下降20.18%。

這意味著,轉型三年時間以來,酷派一直在減員。而每一次人員流失都與酷派的高層變動密切相關。

高管頻頻出走的背后,是酷派持續虧損的業績。4月21日,酷派集團發布公告,截至2017年3月31日,該公司虧損4.6億港元。

酷派覺得搞房地產可行

8月,酷派集團又公告稱,目前,該公司經營未有改善,仍處于持續虧損狀態,該集團截至2017年7月31日的營業收入約為27.16億港元,相比去年同期下滑約52%。

10月17日,酷派集團在港交所發布公告稱,將和星河共同開發酷派信息港城市更新項目。接手酷派手機業務的集團常務副總裁兼國際總裁杜金彪曾表示,酷派這么多年積累了很多市值不菲的地產資源,會抓緊開發,盤活這部分資源,可能會合作開發。

酷派公告顯示,截至2016年底,酷派擁有物業、廠房、設備資產為11.03億港元。其中,酷派信息港面積超3萬平方米、松山湖產業基地占地500畝、西安高新區擁有約131畝土地。業內一直有一個聲音,那就是酷派要賣地自救,且接觸了京基集團。

見證酷派由盛而衰的離職高管透露,酷派與京基集團是各取所需,酷派看中京基的資金,京基看中酷派的土地,引入京基后,未來酷派的發展方向是房地產投資,手機業務只做海外和國內的運營商市場。

也有知情人士透露,目前酷派整個集團都在“瘦身”減員,只有地產部門在招人。酷派所有土地項目已經開始啟動,準備蓋樓。

事實上,雖然當年賴以生存的運營商渠道面臨巨大危機,國家要求三大運營商減少補貼,對酷派造成不小壓力,但酷派創始人郭德英依然沒有出售或者說給酷派找接盤人的打算。所以,已經淡出人們視野的郭德英會不會回購酷派成了外界關心的焦點。經營酷派20多年來,郭德英就像一個勞模,每天在酷派加班到深夜,目前其身體已經大不如前。

出海自救

今年以來,酷派屢屢傳出美國市場的利好消息。與T-Mobile合作的機型Catalyst已成功售出200萬部;與T-Mobile合作的繼任產品Defiant目前周銷量破萬部,日銷量還處在持續攀升中,整體銷量有望突破300萬部。而酷派美國近期也完成了與美國Amazon的戰略合作,與其合作推出的AI(人工智能)手機coolpad Splatter也已在美國市場面世。據悉,酷派現已是美國市場上第二大中國智能手機品牌。

在杜金彪看來,美國90%的手機市場都是運營商市場,更符合酷派的發展。一方面酷派主要研發力量全部圍繞美國市場來做,在美國圣地亞哥也部署了一部分研發力量。

媒體人康釗也不認為酷派需要在國內市場用力過多。“因為酷派現在已經基本不再做國內手機市場,主要專注海外手機市場,通過國外的運營商和電商銷售,在美國、東南亞、印度等市場的銷量還不錯。”他表示。

但值得注意的是,2016年酷派全球1700萬部手機的銷量中,國內市場就占了1400萬部;今年一季度,酷派在全球完成270萬部的銷量,其中,國內市場的銷量為160萬部。也就是說,酷派國內市場的銷量依舊占據60%左右的份額。如果酷派放棄國內市場,只走海外市場這座獨木橋,就相當于丟掉了超過一半的收入。從過往的歷史來看,衰敗的手機企業并沒有能重新再站起來的例子,比如諾基亞、摩托羅拉、黑莓等。所以業內人士表示,酷派出海自救能否成功還是個問號。

十大牛商評選活動 十大牛商評選活動 十大牛商評選活動 十大牛商評選活動 十大牛商評選活動
六合彩票内部透码